從花卉進出口看行業變化

2018-6-21
成都苗圃協會轉
 
有效的科學統計數據是對花卉產業進行科學決策的重要依據。隨著我國花卉產業的轉型升級,全面掌握我國花卉進出口狀況是推動花卉產業發展的重要途徑,對指導我國花卉生產和貿易具有重要參考價值。
 
根據海關總署對進出口植物的分類,我國進出口花卉產品主要包括干切花、鮮切花、鮮切枝葉、種苗、種球等7大類別。統計數據顯示,2017年我國花卉進出口貿易總額為5.6億美元。其中,進口額為2.7億美元,比2016年增長26.5%;出口總額為2.9億美元,比2016年增長0.67%。我國花卉進出口貿易依然呈現上升發展之勢。
 
 
花卉進口
傳統市場穩定 新興市場增量
 
與2016年同期相比,除干切花品類以外的所有花卉產品的進口額,2017年均出現明顯增長。其中,鮮切花、種球、盆栽植物是2017年最主要的進口花卉類別,三者進口額占年度花卉進口總額的83%。
 
從數據來看,種球依然是我國進口花卉產品中份額最大的品類。2017年我國進口種球1.13億美元,同比增長13.6%;鮮切花進口5100萬美元,同比增長47.2%;盆栽植物進口6345萬美元,同比增長26.8%;鮮切枝葉進口321萬美元,同比增長74.0%,為2017年進口額度增幅最大的品類;種苗進口3520萬美元,同比增長52.1%;干切枝葉進口94萬美元,同比增長61.5%;干切花進口386萬美元,同比下滑7.8%。
 
2017年我國進口花卉地區主要分布在云南、上海、廣東等23個?。ㄊ?、區)。與2016年相比,進口地區增加了天津、湖南、黑龍江3個?。ㄊ?、區),減少了內蒙古、安徽、河南、貴州4個?。▍^)。根據進口額高低排序,排在前5位的地區依次是云南、浙江、上海、廣東、北京,且5省進口額占該年度花卉進口總額的92%。
 
從統計數據可以看出,2017年我國花卉分別從全球64個國家和地區進口,與2016年相比,進口國增加了阿根廷、尼泊爾、贊比亞、岡比亞、冰島5個國家,減少了卡塔爾、摩洛哥、阿爾巴尼亞、芬蘭、匈牙利、墨西哥6個國家。
 
荷蘭、日本、泰國等傳統市場進口基本穩定,且三者在近兩年均位居我國花卉進口來源市場前列。厄瓜多爾、智利、新西蘭等新興市場進口額增長明顯。荷蘭憑借品種育種、研發等方面的優勢,占據我國2017年花卉進口總額的43.9%,進口金額高達1.2億美元(7.9億元人民幣),同比增長19.36%;從日本的進口額占我國花卉進口總額的
 
 
花卉出口
總額小幅上揚 切花盆栽領路
 
 
據海關統計,2017年我國花卉出口2.9億美元,比2016年增長0.67%。在出口類別中,鮮切花和盆栽植物仍然是重要產品,兩者的出口額占2017年花卉出口總額的66.2%。與2016年相比,盆栽植物、種球和干切枝出口額均有明顯增長,盆栽植物出口9234萬美元,同比上升6.6%;種球出口291萬美元,同比上升12.2%;干切花出口312萬美元,同比上升4.49%。鮮切花、鮮切枝葉、種苗、干切枝葉則出現不同程度的下滑,鮮切花出口1.0億美元,同比略降1.71%;鮮切枝葉出口3353萬元美元,同比下降5.7%;種苗出口3223萬美元,同比下降0.2%;干切枝葉出口2040萬美元,同比下降2.2%。
 
2017年我國出口花卉產區主要分布在湖南、北京等28個?。ㄊ?、區),出口花卉排名前5位的為云南、福建、廣東、浙江及上海,花卉出口額占年度花卉出口總額的83.4%。此外,北京、四川、江西、寧夏、廣西5個?。ㄊ?、區)較2016年出口額有明顯增加。
 
2017年我國花卉分別出口至全球100個國家和地區,與2016年相比,新增了克羅地亞、扎伊爾、安哥拉、密克羅尼西亞聯邦、愛沙尼亞、保加利亞、贊比亞、馬達加斯加、不丹9個國家和地區,同時減少了尼泊爾、吉爾吉斯斯坦、尼日利亞、芬蘭、塞內加爾、塔吉克斯坦、法屬波利尼西亞、格魯吉亞、哥斯達黎加、特克斯河卡科斯群島、委內瑞拉11個國家和地區。
 
在花卉出口額方面,2017年我國對荷蘭、美國等主銷花卉市場出口平穩增長,對韓國、日本出口小幅下降。從數據來看,日本依然是我國花卉最大的出口市場。2017年對日花卉出口額8757萬美元,同比下降2.2%;對韓出口額同比下降7.9%,被荷蘭超越退居第三位;位居第四、五、六位的美國、緬甸和德國均出現兩位數增長。對美出口增長主要來自盆栽植物高達90%的增長;對緬甸出口的增長主要得益于鮮切花增長的帶動。
 
 
細分品類
探究發展趨勢
 
鮮切花:終端市場帶動花卉進口
 
2017年我國鮮切花分別出口到日本、緬甸、新加坡等35個國家和地區。在鮮切花出口國家中,新增捷克、蒙古、阿塞拜疆、厄瓜多爾4個國家,減少土耳其、吉爾吉斯斯坦、塔吉克斯坦、希臘和格魯吉亞5個國家。鮮切花出口額達1.0億美元,位居我國出口花卉種類第一,但同比下滑1.71%。
 
目前,日本依然是我國鮮切花產品的主要出口市場;緬甸躍居第二位,2017年出口額達1427萬美元,同比上升18.05%;韓國、泰國位居第三和第四位,且對兩國出口額均有兩位數的同比下滑。韓國對進口鮮切花檢驗檢疫要求提升,導致我國鮮切花出口受到一定影響。
 
值得關注的是越南市場。我國鮮切花對越出口額較2016年下滑73.22%。究其原因,第一,越南政府推出友好政策,且受區域經濟一體化趨勢以及自貿區優惠政策吸引,大批花卉企業、貿易商更加關注越南;其二,越南土地、人力資源豐富,生產成本低廉,吸引了荷蘭、泰國等國花企投資,生產技術提高,當地鮮切花產業得到迅速發展。
 
此外,2017年對香港、澳門兩地鮮切花出口額同比成倍增長,分別達到1.3倍和2.1倍。眾所周知,一直以來港澳地區對花卉品質要求頗高,花卉出口額的顯著提升,一方面說明了出口花卉品質的提升,另一方面也有賴于物流運營效率的提升。
 
 
 
在進口方面,2017年我國鮮切花分別從48個國家和地區進口,其中新增贊比亞、岡比亞、英國等7個國家,減少了芬蘭、挪威、卡塔爾3個國家。2017年我國鮮切花進口額為5100萬美元,同比上升47.24%。在所有進口國家,厄瓜多爾、肯尼亞、哥倫比亞位居前列,并針對中國市場展開了差異化競爭。從海關數據來看,我國對厄瓜多爾進口額同比增長81.4%,其中玫瑰仍占據主要地位,滿天星進口額從2016年的200余萬美元飆升至400萬美元;哥倫比亞雖以玫瑰為主,但也同步輸出切花繡球,以我國產繡球斷檔期為切入點,從當年7月至來年3月都是其大量出口時段。值得一提的是,哥倫比亞貿易商還特別在我國設立服務點,以盡快處理雙方貿易中出現的問題??夏醽啈{借高效的運輸渠道,僅需9小時即可將鮮花送達我國市場,成功占據了我國進口切花市場,切花進口量大幅提升。在產品方面,多頭玫瑰依然是其主推品種,但品質穩定的六初花、繡球的銷售量大幅提升,高山刺芹、大飛燕等草花類產品也頗受歡迎。
 
此外,2017年我國鮮切花品類從南非與澳大利亞兩國的進口,同比翻一倍以上。南非憑借具有本土優勢的木本花材,如木百合、針墊、帝王花等,在每年5月之后大量出口,進而打開我國市場。澳大利亞則憑借區域及天氣差異,填補了我國花材冬季供應的不足,其中澳洲臘梅、芍藥是較為常見的花材。澳大利亞貿易商一直致力于以廣東為主的南方市場,希望以此為切入點,帶動鮮切花銷量。
 
鮮切花品類進口額的明顯增長主要原因在于:一,我國花卉終端消費擴大,尤其是電商平臺、家庭用花市場的開拓,令我國消費者的花卉消費力度提升;二,隨著市場拓展,消費者的目光從“花卉價格”轉向“花卉品質”、“花卉品類”,甚至是“花卉文化”等深層次的探討,這使得進口花卉獲得新契機,貿易商們紛紛大膽引入新奇花卉;三,人民幣升值令進口花卉成本降低,花卉進口額度得以提升;四,京東、順豐等大型物流平臺的加入,帶動我國花卉物流體系升級,鮮花品質得到較好保障,從而促動部分外貿企業將銷售方向改為內銷。良性循環之下,“國內花卉市場得到了長足的進步,不出國門便能獲得高額回報,試問誰還會將好花出口呢?”如此也就不難解釋國內花卉出口額下滑原因了。
 
鮮切枝葉:隨行就市 新奇葉材受歡迎
 
2017年我國鮮切枝葉分別出口到日本、泰國、新加坡等29個國家和地區。其中,新增加拿大、歐達利亞、智利等6個國家和地區,減少印度、越南、吉爾吉斯斯坦、俄羅斯聯邦及特克斯和凱克斯群島5個國家。2017年出口額為3500萬美元,同比下滑5.65%。
 
目前,日本是我國鮮切枝葉出口的主要市場,出口額為3232萬美元,同比下滑7.32%。澳門特區、荷蘭、新加坡緊隨其后,位居第二至第四位。面向澳門市場的鮮切枝葉出口額是2016年的2.5倍,荷蘭市場增幅最為明顯,為2016年的22倍。
 
進口方面,2017年我國鮮切枝葉分別從35個國家和地區進口,其中新增比利時、斯里蘭卡、冰島等4個國家和地區,減少秘魯、加納、巴西等5個國家,年進口額為320萬美元,同比上升73.95%。葉材不受季節、節慶及環境限定,而且我國市場對新奇葉材的需求提升,帶動了鮮切葉材進口量的提升。
 
在所有進口國家中,意大利、荷蘭、南非占據三甲位置,澳大利亞退居第四位。其中,荷蘭憑借地理、交通優勢,得到了諸多國際貿易商的認可,大量的尤加利葉、沙巴葉、熊貓竹等葉材從荷蘭出口至我國。與2016年相比,我國從澳大利亞進口鮮切枝葉總額下滑了17.67%,主要受制于當地氣候條件,除剛草外,其他葉材難以保證常年穩定供應,使得國內貿易商采購力度下降。同時,澳大利亞葉材的生長形態較為特殊,尚未被大眾接受。
 
 
 
種苗:花卉仰仗進口 苗木帶動出口
 
2017年種苗進口額為3520萬美元,同比增長52.14%。排行前五位的國家分別為荷蘭、日本、越南、烏干達和哥斯達黎加。除第五位的哥斯達黎加同比下滑11.15%之外,其他均有不同程度增長,漲幅最大的是烏干達,為 93.8%;漲幅最小的是日本,為1.09%。
 
種苗進口額大幅提升,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我國種植者對新品種的需求,對種苗品質的追求,同時也意味著終端市場對前端市場的壓迫與導向,使得花卉種植商有意識地向高品質花卉轉型。但是,種苗進口額增加,也反映出我國在新品種研發和種苗生產方面的不足。雖然近年來,我國花卉品種不斷推新,但新品種數量并不等于種苗品質與產量,研發后的運營、推廣也需加快步伐。當然,品種研發、育種需要長期投入,非三五年可成,尚需不斷學習先進技術,以時間來積累經驗。
 
在種苗出口方面,2017年出口額較2016年減少0.15%,出口總額為3223萬美元。出口額排行前6位國家占我國種苗總出口額的85.34%,其中只有排名第三的日本、第四的韓國分別下滑3.58%和28.1%,其他國家均出現不同程度的增長。對印度、澳大利亞的出口額增長較多。此外,在老牌市場需求減退時,哈薩克斯坦、馬達加斯加、伊朗、贊比亞等市場嘗試從我國進口種苗產品,其中,樹苗、觀葉植物、非洲菊種苗是主要的出口品種。
 
種球:依賴進口 持續增量
 
種球依然是我國進口花卉產品中份額最大的品類。2017年,我國進口種球1.13億美元,同比增長13.6%;種球出口額為291萬美元,同比上升12.2%。從數據來看,荷蘭、智利、新西蘭是我國主要的種球進口國,百合和郁金香種球進口量均持續增加。其中,荷蘭一家獨大,占據了整個種球進口市場83.99%的份額,智利和新西蘭進口的種球則較2016年分別增加20.07%和22.36%。此外,從南非、秘魯和以色列進口的種球數額增幅較大。
 
我國百合種球進口量位居世界第一,荷蘭、智利是主要貨源國。在切花種球方面,以‘西伯利亞’、‘索邦’為代表的東方百合為主,這些品種憑借良好的耐受性、經得住長途運輸、全年生長產出等優勢,近幾年的種球進口量一直保持在高位。
 
以‘木門’、‘ 西諾紅’為代表的“OT”系列,憑借豐富的色彩博得市場關注,也逐漸獲得認可,種球進口量日益增加。但在進口額上,“OT”系列還很難與東方百合抗衡。批發商及種植商表示,“OT”系列豐富的顏色是其最大優勢,但種球品質不穩定,導致切花容易掉頭、不耐運輸等。此外,部分“OT”百合的顏色不符合我國消費者審美,或不適宜我國種植環境,限制了我國市場對“OT”百合種球的采購范圍。
 
法球也頗受青睞,在一定程度上彌補了荷蘭市場7月至9月底的輸出空白,讓我國種植商能夠二次選擇訂單。此外,盆栽百合近年成品花表現不錯,種球進口量也在增加。且地栽百合主要用于花卉旅游布景和庭院種植,也是球根主題公園的主角之一。
 
郁金香種球花期較短,進口量低于百合種球,在切花采購方面用量較小,主要用于花海、公園地景的布置,在花卉旅游、花海布置熱潮中可謂熱門品種,因而近幾年的進口量逐步擴大。目前,我國進口郁金香種球品種達百余種,切花則僅有十余種。不少批發商認為,重瓣郁金香的推出讓市場關注,但價格較高。
 
此外,我國還從南非、意大利等國家進口種球,其中風信子、番紅花、朱頂紅較為常見,但大多用于盆栽種植,且由于價格較高,進口量一直偏低。

成都苗木網推薦

微信號推廣:成都花木網cdhuamu,郫縣苗圃協會pxmiaopu
(責任編輯:成都花木基地)

技術交流 行業動態 溫江花木 園林展示 成都花木 關于我們 服務標準 聯系我們

Copyright ? 2014-2017 Www.98HaMu.Com 98花木網 版權所有

全國統一服務熱線:135 6892 9993(李先生) 地址:成都市郫縣花園鎮 郵箱:jj2h4@sina.com

偷偷撸色人阁